?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首頁 > 行業信息及技術交流
水電上網價或參照消納地平均價核定
時間:2013-01-23 10:19  點擊: 0

   日前從有關渠道證實,我國水電價格形成機制或面臨重大調整,即水電上網電價將參照消納地平均上網電價核定。近期發改委已在小范圍內征求完意見,有關指導意見或在條件成熟后下發并實行。業內人士認為,此舉將提高水電投資者收益,加大水電投資力度。

新機制的核心是,將現行按投資額及發電量等因素成本綜合加成的定價方式,改為參照電力消納地(區域)平均上網電價水平核定水電上網電價,核定后的電價將隨消納地平均電價調整而調整。對于已核定上網電價的老電站項目,則有可能在合適的條件下,逐步理順其上網電價。

盡管新機制定價核心發生本質變化,但在形式上,發改委將保留對新建大型電站電價“一事一議”的審批權。通過審批,可以控制新機制的實行節奏,以此減緩因上網電價上調造成的銷售電價上漲壓力。

業內人士認為,按消納地平均上網電價核定水電上網電價,可以提高水電投資者收益,并使水電投資者形成固定投資回報預期,有利于加大水電投資力度,實現“十二五”到“十三五”大幅提高的水電發展目標。

業內人士分析,近期新建大型水電項目或最先參照新機制核定上網電價。因為新建大型水電項目在環保、移民方面成本越來越高,在即將投產的大型水電項目上試行電價增量改革,首先可以理順亟待解決的大型新建機組上網定價問題;二是較少觸及既有利益格局,有利于新機制推進。隨著新機制的逐步落地,預計今后存量水電上網電價的調整也將參照新機制逐步理順。

“看齊”平均電價利好水電 誰買單是關鍵

中國證券報記者日前從有關渠道證實,水電價格形成機制或面臨重大調整,即水電上網電價有望參照消納地平均上網電價核定。近期發改委已在小范圍內完成征求意見,有關指導意見將在條件成熟后下發實行。這一調整將為水電板塊估值帶來積極影響

 現行價格機制需調整

最早預測水電價格形成機制將調整的是瑞銀證券和中信證券近期發布的兩份研報。中信證券公用事業首席分析師吳非在研報中預測,落地端(即消納地)平均電價水平或成為今后水電上網電價的主要參考指標。隨著新機制落地,老水電電價或逐步提高以解決移民環保等歷史問題。

中國證券報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證實,國家發改委確實在醞釀水電價格形成機制的重大調整,方向與上述券商分析基本一致。目前發改委已在小范圍內完成征求意見,有關指導意見將在條件成熟后下發并實行。

對于此時改革水電價格形成機制時機的選擇,吳非認為,受水電進入持續投產期、造價持續提升、跨區送電項目增多等因素影響,現行水電價格形成機制已不能適應水電發展需要。

首先,在經歷了2007-2009年移民及環保問題導致水電核準速度放緩后,國家發改委在2010年后又核準了一大批水電站,其中很多在“十二五”期間進入投產期。但與此同時,近年水電移民和環保成本不斷提高。

 其次,水電單位千瓦造價不斷提高。以國電電力為例,其在大渡河流域各水電站造價呈逐年上漲趨勢。

近年來,我國水電電價機制主要有標桿電價、成本加成及落地端倒減三種類型。其中,水電標桿電價與火電標桿電價類似,即在水電豐富區域內實施同一區域統一上網標桿電價。但200911月后,發改委逐漸停止水電標桿電價。成本加成是現在水電定價的主要方法,是按水電投資額及年均發電量等指標單獨核定上網電價。

吳非認為,正是由于水電單位千瓦造價不斷提高,使以往水電標桿電價難以覆蓋成本提高,而成本加成方式不利于投資成本控制。因此,從理順電價及提高市場化程度角度看,通過受電地區平均電價扣減輸電及線損費用的落地端倒推得出的上網電價相對而言更為合理。

中國水電內部人士表示,按消納地平均電價定價將提高水電投資者收益,并使水電投資者形成固定投資預期,有利于加大水電投資力度,實現“十二五”到“十三五”大幅提高的水電發展目標。

一定程度“水火同價”

嚴格意義上講,消納地平均電價定價(即落地端倒推)并不等同于“水火同價”,因為同一消納區域內除火電外,可能還有核電、新能源等其他電源形式,但由于火電占我國發電量的80%,因此,按消納地平均電價核定水電上網電價,意味著其結果必然使水電價格向消納地火電上網電價靠攏,這意味著水電上網價格大幅上調。從該意義上講,可將新機制視作一定程度的“水火同價”。

有關“水火同價”的討論早在2008年兩會期間即已開始。當時電監會表示,在條件成熟時將實施水電和火電同價政策,以鼓勵水電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國家能源局也一直對“水火同價”持支持態度,認為水電上網價格低于火電上網價格無法體現國家發展清潔能源的要求。

 持反對意見的也大有人在。原能源部政策法規司副司長、資深電力專家朱成章認為,水電上網電價低于火電是合理的,因為水電在發電過程中不消耗煤、油、天然氣等資源,成本較低,從全世界范圍來看,水電價格也低于火電,我國不宜“水火同價”。此外,劉家峽、青龍峽等一些老電站是當時國家撥款建設的,不存在還本付息壓力,按照“成本+利潤+稅金”的原則定價更為合理。如果實施同網同價,將給這些項目帶來“暴利”。

 種種跡象顯示,國家已在爭議中開始了新機制的實踐。例如,三峽電站上網電價的核定原則是“按照受電省市電廠同期的平均上網電價確定,并隨受電省市平均電價水平變化而浮動”。

據吳非測算,近期國投電力公告的錦屏及官地水電站0.32/kw的上網價格與落地端倒推出來的價格基本一致。這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該模式的擴大推廣只是時間問題。

調價誰買單是關鍵

瑞銀和中信兩家券商的研報指出,大型新建外送水電項目可能是率先“試水”新機制。

業內人士分析,大型水電項目在環保、移民方面成本越來越高,在即將投產的大型水電項目上試行電價增量改革,一是可以理順亟待解決的大型新建機組上網定價問題,二是較少觸及既有利益格局,有利于新機制推進。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如果水電上網價格因為試行新機制而普遍上調,但銷售價格無法順應調整,那么電網企業將因此承受較大壓力,會由此成為改革推行的潛在阻力。那么,因為上調水電上網電價而多付的真金白銀由誰買單將是決定改革成敗的關鍵。

 一種說法是,去年各地陸續實行階梯電價后,電網增加的一部分銷售電價節余可以用來彌補水電上網電價上調帶來的電網支出增加。然而,如果調價范圍過大,這部分資金量顯然無法填補水電上網電價普漲的成本空間。這種情況下,進一步調整銷售電價,將上網電價的成本向下游傳遞,將是政策的進一步選擇。然而,銷售電價調整直接涉及民生,會給CPI漲幅帶來直接壓力,因此發改委對調整銷售電價必然謹慎。

中國證券報記者獲悉,盡管新機制定價核心發生本質變化,但在形式上,發改委還將保留對大型電站電價“一事一議”的審批權。通過審批,可以控制新機制的推行節奏,減緩因上網電價上調造成的銷售電價上漲壓力。

業內人士認為,參照以往上調電價后電力板塊走勢,可以預見,如果新的水電價格機制落地預期形成,水電板塊將迎來一波階段性行情,建議關注有新建大型電站的相關上市公司,該類公司將在水電上網電價新機制落地中率先獲益。此外,隨著新機制在相關項目中的實施,預計今后存量水電上網電價上調預期也將激發,從而為眾多擁有水電資產的上市公司開啟長期盈利之門。(記者 王穎春)

打印此頁】 【返回上一頁】  【關閉
上一篇:電改十年:成績與問題 共識與分歧
下一篇:探索新能源使用的新模式 政策促光伏業發展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上海快3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 百家乐靠什么赢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昨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江苏快3免费计划 新疆35选7的中奖号码 澳洲幸运10官方开奖网 重庆快乐十分选一数投 AS真人娱乐 中国ds真人偶 百家乐平注资讯_Welcome 2021海南环岛赛英文 江西快三47期开奖结果 体彩老11选5走势图